<object id="js0i2"></object>

    <object id="js0i2"></object>

    <code id="js0i2"></code>
    <nav id="js0i2"><video id="js0i2"></video></nav>
  1. <pre id="js0i2"></pre>

      1.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頁   |   入選大家   |   精品展示   |   畫壇博覽   |   大家專訪   |   熱點資訊   |   名家論壇   |   拍賣波瀾   |   中國繪畫史   |   經典欣賞   |   中國畫廊   |   中國畫選萃   |   著名版畫家
        文化新聞   |   中國畫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覽快訊   |   市場調查   |   中國畫論   |   西方繪畫   |   書法大觀   |   收藏世界   |   美學講壇   |   美詩美文   |   中外版畫   |   新生代畫家
        理論家專欄   |   微信平臺   |   古代畫家   |   近現代畫家   |   中國畫流派   |   書法通論   |   中國石窟   |   壁畫篆刻   |   當代書法家   |   美術教育   |   中國油畫家   |   視頻   |   論壇
         
        站內搜索  
        熱點推薦  
        內容正文    首頁 » 新聞資訊 » 展覽快訊
        中國藝術家巴黎盧浮宮之殤
        時間:2014-12-15 22:55:49    最具收藏價值中國畫大家    中國畫通鑒網

                巴黎盧浮宮已經成為中國藝術家解不開的情結。未成名的人希望借盧浮宮的招牌炒作自己,已經成名的人也想借這個牌子提高身價。然而這些人往往忽略了重要的一點,真正懂藝術的人欣賞的是藝術品本身的價值而非展出的地點。黃冠杰近日撰寫了“中國藝術家巴黎盧浮宮之殤”一文,文章如下:

          應《中國周刊》之約,我寫了篇隨筆,借一位畫家在巴黎盧浮宮卡魯塞爾廳展覽抱怨上當的事來探討中國藝術家的盧浮宮情結。等文章發出來,我一看題目嚇了一大跳,敢情編輯把我的文章的題目《中國藝術家的盧浮宮情結》改成了《盧浮宮忽悠中國藝術家》。不知是編輯沒看懂文章,還是故意為了吸引眼球,這一改和我文章的內容就完全風馬牛不相及了。實際上我想說的是有人拿盧浮宮忽悠世人,還真不該人家盧浮宮啥事。盧浮宮館長曾多次接受中國記者的采訪,一再撇清盧浮宮博物館和在卡魯塞爾廳展覽人的關系。我也就是就事論事。既不想指責策展人,也不是對藝術家落井下石。我的意思是你心知肚明就是個自己忽悠自己的事還抱怨啥呢?這事還驚動了法國國家美術沙龍主席米歇爾·金,目前他正積極籌備在盧浮宮卡魯塞爾廳一年一度的國際藝術展,他一方面向記者大訴連續16年辦展的辛苦,介紹那些參加他的展覽的著名藝術家,同時也痛惜由于一些辦展的人不負責任,搞得卡魯塞爾廳聲名俱下,他也倍感壓力。我不知道向他介紹我文章的人,是否介紹了文章的全部。好壞與地方沒有關系,關鍵是看誰在那地兒。維也納金色大廳從被人仰慕的藝術殿堂到目前在中國人的眼里聲名狼藉,其實跟金色大廳也沒多大關系。新年音樂會照常在那里舉行,照樣吸引世界的眼球,大家照樣擊節贊嘆。

          文章的起因是前不久,一些來自中國藝術家被組織在盧浮宮的卡魯塞爾廳展覽,一位來自重慶的畫家對記者苦訴其上當受騙了,自己的經理人繳納了百萬人民幣的費用,卻一點沒有起到其宣傳的效果。原來這位畫家在當地小有名氣,有企業家愿意投資包裝推出他,正好這次展覽的組織者的代理人找到他們,向其出示宣傳冊,證明已經舉辦數次,有法國政要和中國駐法大使館官員出席,展覽將在法國藝術界引起強烈反響。這位企業家一聽“盧浮宮”三個字,并沒有弄清后邊的展廳是在什么地方,認為這是個機會,在世界最高級的博物館之一進行展覽,和前輩大師比肩,是揚名的時機,就找到數位合伙人商量包裝推出這個畫家,并與代理者先行簽訂了展覽合同,繳納了百萬人民幣的展覽費用。但是那些合伙人經過認真的研究和了解后,發現這個展覽可能達不到目的,所以不愿意投資。這位企業家決定放棄,等找到代理者希望退還費用時,代理者拿出合同,說不但分文不能退,還須繳納違約金。企業家無奈,只好找畫家商量,希望畫家拿出一部分作品頂這個費用。畫家不愿意,就說不去這個展覽了。代理者說不去同樣要交罰金,不然你租了位置沒有人不好看。企業家無奈,只好央求畫家幫個忙來參加展覽,畫也不要了。畫家只好“幫忙”來了。來后發現,比想象的還要壞。現在只有自認宰的份了。記者只好這樣安慰他,上當的不光你自己,還有比你有名的人也被忽悠來了呢。

          說實在話,人家費心費力幫你搞展覽,你交個勞務費也是天經地義的事,畢竟是個商業展覽。展覽完了,你出不出名,掙沒掙錢,跟展覽組織者就沒了關系,不像畫廊,展覽完了,賣出作品了還要抽取一部分中介費,利益共享。你交了錢,希望有個反響,起到些作用,也不是分外的要求。只是你交的費用是否與你的期望值成正比,這就是聽天由命的事了。拿巴黎盧浮宮忽悠藝術家,藝術家自欺欺人忽悠國內的看客,這本就是周瑜打黃蓋的事。現在資訊這么發達,大家上網查一查就知道,盧浮宮的卡魯塞爾廳是盧浮宮管理委員會為解決盧浮宮博物館經費不足,而特別開辟的一塊商業中心,以商場和餐館為主,希望借助盧浮宮人流的優勢,發展商業,多掙些錢貼補盧浮宮博物館的日常維護費用。這個廳另有單獨的管理委員會。這個廳還留了一塊地方,作為展覽場所,這就是個商場,誰有錢就可以租下來,只要不違法,干啥都行。在這里展覽,和你在街頭咖啡館或者某個空地搞展覽一樣,沒有什么區別,也無法顯示你作品的高低。如果沒有人組織,也很少有人過來看展覽。除了名字的前綴,和盧浮宮博物館毛關系沒有。盧浮宮博物館也多次聲明,在這里只收藏古典繪畫和雕刻,從不收藏十九世紀以后的藝術作品,更不收藏遠東藝術家的作品。以前也有過中國藝術家送了幅作品給盧浮宮的工作人員,就自稱是自己的作品被盧浮宮博物館收藏了,還找人大書特書,以致鬧出世界性的笑話,被人鄙視。就這個問題,盧浮宮博物館的館長多次接受記者訪問說明,特別是中國的記者。事實上,過去盧浮宮博物館只為一位華裔畫家嚴培明舉辦過畫展,叫“蒙娜麗莎的葬禮”,也是被稱為第一位活著的畫家在這里辦展覽的人。最近又邀請了中國畫家曾梵志與德拉克洛瓦《自由引導人民》進行對話,叫《從1830年至今》,將其對德拉克洛瓦作品的解讀與理解表現出來。其實用腳趾頭想一想就知道,如果是你的作品水平這么高,你還用得著交錢做展覽么?人家不為掙錢,又不是藝術機構,又不是慈善機構,會幫你做展覽?

          巴黎盧浮宮已經成為中國藝術家解不開的情結。未成名的人希望借盧浮宮的招牌炒作自己,已經成名的人也想借這個牌子提高身價。一位臺胞告訴我,一位中國藝術家通過運作在英國的大英博物館搞了個展覽,又想到法國盧浮宮博物館去做展覽,遭到了斬釘截鐵的拒絕。他還不死心,甚至托人找到了巴黎市長走后門,市長也告訴他不可能,并建議他可以租用香榭麗舍大街旁邊的大王宮做展覽。大王宮也不錯,是一個專業展覽場所,慶祝中法建交50周年的開幕式也在這里舉行的。藝術家還挺犟,說不行,就在盧浮宮,花多少錢都行。人家市長笑笑,花多少錢都不行。事實上,即使你花錢在盧浮宮做了展覽,又能說明了什么呢?旅法藝術家趙無極、朱德群都沒有在盧浮宮開過展覽,作品還不是照樣征服了世界?

          中國藝術家總喜歡拿個場所說事,可是好端端的場所就被這些所謂的中國藝術家給弄砸了。維也納的金色大廳、盧浮宮的卡魯塞爾廳都是例子。這些年中國發達了,有些人也想拿外國的地方說個事,覺得就有了國際影響。現在這些國家的日子也過得艱難,也樂意拿些地方出來換些錢,但就是個地方,還真就抬高不了身價。真正靠實力才能進去的場所,人家的眼睛亮著呢。現在很多外國人也在和中國人的交流中學到了掙錢的門道,組織個協會,辦個展覽,還發個獎,不過這獎你得花大價錢買就是了。最后各得其所,皆大歡喜。

          我天真地想,那些收藏家都應該是有眼光、有鑒賞力、懂藝術的,不是靠裝門面就能被忽悠的,買藝術品的人都是看中了藝術品本身的價值,這樣那些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事,疼痛就只能咽到肚子里了。來源:新浪收藏

        打印】【關閉
        合作網站
        支持媒體
        合作拍賣機構
        友情連接
        © 版權 《中國畫通鑒網》所有 陜ICP備06012175號   編輯郵箱:qiongyan09@163.com
        聯系電話: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聯系人:許 紅   
        香港马会内部免费资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