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js0i2"></object>

    <object id="js0i2"></object>

    <code id="js0i2"></code>
    <nav id="js0i2"><video id="js0i2"></video></nav>
  1. <pre id="js0i2"></pre>

      1.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頁   |   入選大家   |   精品展示   |   畫壇博覽   |   大家專訪   |   熱點資訊   |   名家論壇   |   拍賣波瀾   |   中國繪畫史   |   經典欣賞   |   中國畫廊   |   中國畫選萃   |   著名版畫家
        文化新聞   |   中國畫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覽快訊   |   市場調查   |   中國畫論   |   西方繪畫   |   書法大觀   |   收藏世界   |   美學講壇   |   美詩美文   |   中外版畫   |   新生代畫家
        理論家專欄   |   微信平臺   |   古代畫家   |   近現代畫家   |   中國畫流派   |   書法通論   |   中國石窟   |   壁畫篆刻   |   當代書法家   |   美術教育   |   中國油畫家   |   視頻   |   論壇
         
        站內搜索  
        熱點推薦  
        內容正文    首頁 » 新聞資訊 » 名家論壇
        李洋:寫生作品化
        時間:2015-07-07 20:24:43    最具收藏價值中國畫大家    中國畫通鑒網

                “寫生”這個概念源于西畫,是西方學院體制中學習造型的主要手段,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中國畫進入學院教育體制后借用西畫訓練方法,移植其素描、速寫、色彩等寫生訓練方法,引進人體解剖學,透視學來共同構造一個造型體系。在建國后的中國美術學院建制里,中國畫專業的教學,人物畫專業的造型訓練建立在這個體系上,把中國畫的教學納入造型訓練規范中,寫生課作為造型的基本功訓練就成為重要的教學手段,把人物模特作為造型訓練的主要手段也是中國式美術教育的特征之一。

                提出寫生作品化是在水墨人物寫生訓練課上提出的概念。是前輩或再上一輩大師們歷經多年的藝術實踐,以自己的作品實踐出一個對于今天的中國畫教學現狀有著重要指導意義的概念。

                我們所熟悉的蔣兆和先生的《流民圖》(1942-1943年作)的創作方法既是以寫生的手段完成的。《流民圖》中近百個動態各異的人物形象中相當部分的人物形象是蔣先生按其構圖要求請他周圍的友人或演藝界的朋友擺出動態,對模特寫生創作而成。《流民圖》創作手法高明之處是讓人們感覺不到是寫生手法,這來源于蔣先生高超的組織畫面的能力,和駕馭人物造型和筆墨深厚的修養功夫所達到。

                蔣先生在1938年創作的《阿Q像》也是以寫生手法進行創作的,蔣先生為了能生動體現出魯迅筆下的阿Q這個人物,幾易其稿,忽然有一 天在街上看到這個人物頗似阿Q神韻,便請到畫室里即刻寫生而就。這種創作方法源于寫生,即從生活感受中來,在畫寫生之前已充分醞釀創作構思,帶著創作中的要求去畫寫生,通過人物外在形象去表達其性格,心里活動,先要對對象進行系統深入,由表及里,由此及彼的了解,“作者首先對形象要有深刻的認識和具體的感受,然后才能進行形象思維,發揮出創造性的技巧”(蔣兆和語)。將創造性的技巧建立在深刻認識的基礎上,即是“遷想妙得”之運用。蔣先生說“當畫家對物象有了深刻感受,受到客觀事物的激勵而產生熾烈的感情,就會自然地流露于筆墨之間。”面對客觀對象,無論你使用什么樣的技法手段要隨心而動,強化對對象的感受,緊緊抓住中國畫意象造型,意象筆墨,意象色彩的規律,強調“形神兼備。”東晉顧愷之就已經提出“以形寫神”學說,達到傳神,離不開形的刻畫。唐代閆立本的《歷代帝王圖》中刻畫的13個皇帝已經在強調人物的神態和性格的把握,通過人物的眼神和面部形態的描繪,眼睛除了形態特征的差異,更可透露出人物內心世界。初唐時期的畫家就已經領會了“形”對于“神”的相互作用,“形”具而“神”生的真諦。蔣兆和先生窮極一生創作的大量人物畫作品的創作方法大多是以模特進行創作,就是畫面上出現的一頭驢子(《流民圖》中)也是他請人從街上牽到畫室里對著對象寫生完成,蔣先生的這種對著對象進行創作的方法給我們后學昭示了一條現實主義的創作之路,即寫生作品化的創作方法。

                最近,讀邵大箴先生撰文的《寫生與李可染的山水畫》,李可染先生把對景寫生發展為“對景創作”的藝術創作方法為寫生作品化的理論提供了佐證。“中國畫歷來強調師法古人與師法自然相結合的原則,師法古人即學習傳統,師造化一是用心看和用心體會,二是一面看和體悟,一面描繪或者在體悟的基礎上加以描寫,即‘寫生’”(邵大箴語)。李可染先生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把寫生作為他山水畫創作的重要轉折點,是他一方面認識到中國文人畫之所以逐漸走向衰落,除了社會發展的客觀原因外,也有它自身疏離現實的客觀原因,李可染先生深感到現代中國畫只有面對現實,面向生活,恢復“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中國畫傳統,才有發展前途。在五,六十年代中李先生多次長時間的外出寫生,創作了大量的山水畫作品,去四川,游漓江,過三峽。李先生是在認真研究了中國畫傳統,研究了阻撓中國畫發展的原因之后自覺身體力行提倡寫生的。他說:“中國的山水畫,自明清以來,臨摹成風,張口閉口擬某家筆意,使山水畫從形成到內容都失去了生命力,雖也不乏像石濤這樣敢于革新的山水大家,但有創意的高手畢竟不多,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缺乏生活,丟掉了師造化這個傳統。”李先生認為“寫生是對生活的再認識。”并提出“以一煉十”的主張,充分利用生活素材,進行藝術提煉,使作品達到應有的深度。他的思想實際上已從對景寫生發展為“對景創作”,他的理想是在寫生的基礎上進行更深入,更概括的藝術創作。又說:“從寫生進入創作需要突破,這是一個很大的難關。”李可染先生是抓住“寫生”這一重要環節推動中國山水畫的發展。在進入到二十一世紀的藝術教育中,我在教學中歷經多年提倡寫生作品化,目的:一是鏈接中國畫教學傳統文脈,將這些前輩大師一生的藝術實踐總結出的藝術教學方法銜接今天的中國畫教學。二是在今天的藝術教學平臺呈現出了豐富多元,各種藝術觀念,藝術思想,個性化的教學等充分體現出中國畫教學生機勃勃的發展,并有廣泛的可持續發展的空間。另一方面這個平臺上的藝術教學卻已暴露出輕視藝術規律,輕視基本功的教學端倪,源于上世紀九十年代興起的重個人風格,重個人語言化的追逐,對學院帶來的直接效果就是學生忽視了基本功的訓練,忽視了藝術規律的學習導致學生創作能力枯竭,藝術創作興趣喪失。以至于十幾年來中國畫后備人才萎靡不振,培養不出優秀的人才。作為學院教育如果不出人才,那只能是教學方法出了故障。所以在今天我們推出寫生作品化的要求就是在日常的教學中加強基本功訓練和藝術規律的研究。在寫生訓練中融入創作的因素,把寫生和創作緊密聯系起來,將寫生和創作拉近距離,在寫生當中就已經開始研究創作的內容了,這就是寫生作品化提出的背景。

                寫生的功能大致有三:搜集素材,訓練基本功,直接創作。搜集素材和基本功訓練歸根結底是為創作服務。

                寫生的功能既為創作服務,那么,我們在寫生過程中就強調創作因素的貫徹和運用,在捕捉對象的激情和速度中,寫生是最為直接傳達畫家感情的方式。在寫生中舍棄對自然對象的模仿,追求心靈的真實,面對客觀對象,反對“理性的”、“準確的”模仿對象結構、比例的形似,進而追求意象造型之美。“藝術家一旦把握住一個自然對象,那么自然對象就不再屬于自然了。藝術家在把握住對象那一頃刻中就是在創造對象,因為他從對象中取得了具有意蘊,顯出特征,引人入勝的東西,使對象具有了更多的美的價值。”(歌德語)。對對象加強主觀感受,強調想象力和主觀情緒表達的加強會使寫生向著創作的層面更接近。同樣創作因素的融入也使一張寫生更具作品化的需要。

                寫生作品化的要求是給學生一個概念,以往的寫生主要是基本功訓練作為主要內容,強調的是結構,比例等造型上的能力,水墨人物寫生訓練中還有加入筆墨的知識和技巧,要達到寫生作品化的要求,首先要具備一定的造型能力和筆墨基礎,在具體實施教學中主要針對碩士研究生和高年級本科生,他們具有一定的創作經驗,對創作有一定的積累和認識。其實,學生在進入碩士研究生的學習時才是真正進入專業化訓練的階段,這時候的基本功訓練提出作品化的要求是非常必要的。“作品化”顧名思義,指一幅完整的作品,即創作。把寫生冠名作品化,是要求在寫生同時完成一幅完整的作品。中國畫教學有個特點就是用創作帶動基本功訓練,這是中國畫系教學傳統中一個很重要的教學手段。八十年代初我在美院讀本科時,當時任教的盧沉先生就明確要求學生每天要畫一小方尺的創作,一來練習構圖,二練人物造型,三練筆墨,這實際上就是創作練習,我那時有一方閑章,篆“日課”兩字,每天畫完一張小畫就鈐印上,日積月累創作能力不斷提高,在畫創作時你會發現基本功訓練有哪些地方不足和欠缺,就在基本功訓練時有目的地加強和彌補這方面的不足,創作帶動了基本功訓練,使基本功訓練產生效果,從而使寫生訓練和創作產生密切的關聯,使學生在以寫生作為基本功訓練為主要手段的過程中逐漸深入創作的審美意識與情感之中。在寫生訓練中創作與表現會不斷壯大而成為主導,讓學生在基本功訓練的同時接觸到創作練習的內容,溝通寫生與創作的橋梁,培養學生自覺地運用創作的因素和手段融入寫生訓練之中,培養學生的創作意識,自覺地融入進學生的日常生活中去,抱著創作的觀念去對待基本功訓練的任何一門課程,創作無處不在。

                寫生作品化的要求改變了以往寫生訓練中只是單純的結構、比例、筆墨等技術問題的研究,作品化的要求就是豐富了語言表達和豐富畫面的手段,要完整,要豐富,要講構圖,要求人物之間要有聯系,人物與背景,人物與道具要發生關系,畫面里出現的客觀物象要經過學生個人的構思,設計,安排,向著完整的一幅畫去完善、豐富。依據學生個人才能去發揮想象力,構成畫面里的各種表現語言,改變過去寫生作品里單調的擺個人物或坐、或站、或臥的現象。讓畫面生動起來,伴隨著學生對對象的激情與構想燃起對寫生的熱情與活力,借助畫面找回表現的情感與沖動,讓寫生作業更加富于生氣和靈性。

                寫生作品化的要求是改變中國畫人物畫教學中幾十年形成的寫生與創作相脫節的弊病,其實在老一輩大師的教學實踐中已經意識到這一點,我們在徐悲鴻,蔣兆和先生的大量作品已經觀照出老一輩先生對著模特進行創作的創作方法。在作品化的要求下學生面對模特會更主動地選擇對象,選擇你所需要的內容,具備了選擇的能力,造型的提煉。筆墨的概括能力隨之生發出來。在作品化的要求下,拋棄描摹對象的陋習,打開束縛造型的手腳,借助情感的表達提升學生對意象造型審美的渴求。借物抒情,以形寫神。意象造型具有提煉,概括,夸張的品格,它是表現理解了的形象,所以它必然會舍棄許多表面的,非本質的,次要的形象因素,給筆墨的表達汲予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在寫生中就已經在探索中國畫的美學核心即寫意精神。

                寫生作品化是建立在中國畫傳統美學基礎之上,鄭板橋“意在筆先”,是說畫家在畫之前要求有一個意念、有一個意想、有一個意圖、有一個創意。所謂“意匠慘淡經營中”。古人又云:“胸有成竹”,都是講畫之前有一個胸中之意,方可下筆,傳神寫意,筆精墨妙,有如神助。然后便是更高一步追求畫面的“意境”之美,這是中國畫的理想。 (李洋寫于東湖灣 2009年3月6日)

        打印】【關閉
        合作網站
        支持媒體
        合作拍賣機構
        友情連接
        © 版權 《中國畫通鑒網》所有 陜ICP備06012175號   編輯郵箱:qiongyan09@163.com
        聯系電話: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聯系人:許 紅   
        香港马会内部免费资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