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js0i2"></object>

    <object id="js0i2"></object>

    <code id="js0i2"></code>
    <nav id="js0i2"><video id="js0i2"></video></nav>
  1. <pre id="js0i2"></pre>

      1.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頁   |   入選大家   |   精品展示   |   畫壇博覽   |   大家專訪   |   熱點資訊   |   名家論壇   |   拍賣波瀾   |   中國繪畫史   |   經典欣賞   |   中國畫廊   |   中國畫選萃   |   著名版畫家
        文化新聞   |   中國畫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覽快訊   |   市場調查   |   中國畫論   |   西方繪畫   |   書法大觀   |   收藏世界   |   美學講壇   |   美詩美文   |   中外版畫   |   新生代畫家
        理論家專欄   |   微信平臺   |   古代畫家   |   近現代畫家   |   中國畫流派   |   書法通論   |   中國石窟   |   壁畫篆刻   |   當代書法家   |   美術教育   |   中國油畫家   |   視頻   |   論壇
         
        站內搜索  
        熱點推薦  
        內容正文    首頁 » 新聞資訊 » 大家專訪
        “流水線作業”打敗了藝術批評
        時間:2013-12-14 01:06:03    最具收藏價值中國畫大家    中國畫通鑒網

                去年5月,郭慶祥在上海《文匯報》上發表了一篇名為《藝術家還是要憑作品說話》的文章,對藝術家流水線作畫現象提出了批評,認為藝術家必須有思想境界、藝術追求,不能以炒作和包裝來欺騙大眾。此文惹怒范曾,通過北京市昌平區法院向郭慶祥提起訴訟,狀告郭慶祥的文章嚴重侵犯他的名譽權,造成了社會評價降低和精神損失,為此索賠500萬元。同時被告上法庭的還有上海文匯新民聯合報業集團和另一位作者。今年4月22日,法院開庭審理此案。日前,郭慶祥收到了判決書。判決書上認為郭慶祥文中通篇對范曾的詩、畫、書法、作畫方式及人格分別做出了貶損,如“才能平平”、“逞能”、“炫才露己”、“虛偽”等,造成其社會評價的降低及精神痛苦,郭慶祥的行為已構成對范曾名譽的侵害。同時,因郭慶祥曾收藏范曾作品,二人的交易行為中存在商業利益,故郭慶祥稱其文章為純粹的文藝評論的觀點,法院不予采信。對于范曾的訴訟請求,合理的部分,法院予以支持,不合理的部分,法院予以駁回。依據相關法規,判郭慶祥向范曾書面道歉,并賠償7萬元。郭慶祥不服,將繼續上訴。

          轟轟烈烈的開庭  靜靜悄悄的判決

          這起備受文化界、收藏界關注的案件,今年4月22日在北京市昌平區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時,曾云集了來自全國各地數十家媒體,法庭現場擁擠不堪。然而,6月8日的判決則沒有公開,不僅沒有媒體到場,連被告方也沒有被告知,只是將判決書寄給了被告方,這一切與開庭時的景象相比看上去顯得有些靜悄悄……

          針對一審判決,本報記者采訪了郭慶祥。

          記者:您是怎樣看待一審判決的?

          郭慶祥:這一切在情理之外,意料之中。這是“流水線作業”打敗了藝術批評。

          記者:記得4月22日開庭審理時,全國有很多媒體云集北京市昌平法院,但判決時好像顯得冷清了些。

          郭慶祥:我對此也覺得有些納悶。這起備受社會關注,尤其是對文化藝術界和收藏界有著重大影響的案件,至少應該公開開庭判決,給公眾一個交待。我不知道北京市昌平法院為什么沒有這樣做,而是選擇了不公開判決的方式。難道是法院有所顧忌?或者是怕什么人嗎?他們這樣做顯然是不妥當的。

          記者:您會繼續上訴嗎?

          郭慶祥:我會繼續上訴,這畢竟不是最后的判決。正常的文藝批評與名譽侵權之間本來就涇渭分明。北京昌平法院的這一判決,反而混淆了這一界限,開了一個錯誤的先例。我之所以要上訴到北京市一中院,是因為這起案件已不是我郭慶祥個人的問題,而是美術界有關藝術批評的探討和爭鳴的問題,是藝術批評和“流水線作業”之爭的問題,更是社會責任問題。這就是我要繼續上訴的理由,我相信北京一中院一定會做出公開公正的判決。 

          “流水線作業”打敗了藝術批評

          郭慶祥曾多次面對媒體明確表達自己的觀點,他認為在《藝術家還是要憑作品說話》一文中,并未指名道姓。同時他并不避諱,文中所寫的就是范曾。不過他并非針對范曾個人,而是針對當今畫壇流水線作畫的現象進行藝術批評,這種偽藝術、偽國學如果不予揭露、批評,不但傷了收藏者的心,更是對社會的不負責任。這些,都屬于正常的藝術批評。所以面對此次判決,郭慶祥表達了自己對判決的不服之處。

          記者:您之所以要上訴,說明您對一審判決是不服的,是這樣嗎?

          郭慶祥:當然是。我認為北京昌平法院對此案的一審判決是錯誤的,而且判決書中漏洞百出。

          記者:能舉例說明嗎?

          郭慶祥:判決書中說我的文章對范曾的詩、書、畫、作畫方式及人格分別做出了貶損的評價,我質疑“貶損”這一用詞,“貶損”一詞并不是一個嚴格的法律概念,在法律上沒有明確的解釋。我作為一個文藝批評作者,文章中如果不能用貶義詞難道還用褒義詞嗎?其次,北京昌平法院的判決,將收藏家根據藝術作品和創作作出的藝術批評與收藏家的利益相互掛鉤,我認為是沒有道理的,這是否是法官的主觀臆測?還是法律條款中的規定?是否可以告訴我,這樣判決是有什么法理依據,如果按著判決書的邏輯推斷,凡是收藏家收藏了畫家的作品,就不能對其作品和創作態度作出評價,這不免太夸張了吧。就像消費者買了不滿意商品難道還不能批評投訴嗎?現在好了,生產廠家不僅反告了消費者,而且北京昌平法院還不讓說話,這是什么邏輯?

          記者:北京昌平法院駁回了范曾對另一被告文匯新民聯合報業集團的所謂“承擔侵權責任的請求。”也就是說,在這一案件中,《文匯報》是沒有任何責任的,您對此有什么看法?

          郭慶祥:這也是我說判決書中漏洞百出的另一原因。北京昌平法院判我輸了,刊登我文章的《文匯報》卻沒有責任。我和《文匯報》是連帶關系,我侵權了,《文匯報》當然也脫不了干系。既然《文匯報》沒有責任,那么我也應該沒有責任,判決書自相矛盾,我認為這顯然是個錯判。

          記者:您的這起案件已在文化界和收藏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人們更多的是在關注這起案件會給今后的文藝批評帶來什么樣影響,您對此有什么樣的看法?

          郭慶祥:通過這起官司,我希望根據北京昌平法院的判決有關部門能制定一個關于文藝批評的法規法條,我們的文藝批評按照這個標準進行評論。媒體以后在刊登文藝評論文章,是不是每一篇文章都要法院審核批準?以后我們寫文藝批評文章是否需要送交法院或法院指定的監管部門審核,只有得到這些部門的同意,才有權利發表。

          文藝評論只唱贊歌,不談問題,我們還要文藝批評干什么,只要“吹鼓手”就行了。這樣對我們文化事業的發展有益嗎?我作為一名文藝批評的作者,希望盡快出臺文藝批評的法規法條,好讓我們掌握其中尺度。文藝批評的要義就是針砭文藝創作中那些浮夸之風和不健康的庸俗化傾向,尤其是把“流水線”作業、自我復制的產品當成藝術品。

          記者:在最高人民法院就發布的《關于審理名譽權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中對名譽權的糾紛,有著明確的解答,您對此了解嗎?

          郭慶祥:如果想就法律上的問題進行采訪,你可以去問我的律師。如果你想問我的文章是否侵犯范曾的名譽權,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在我的文章中沒有使用任何侮辱性詞語。判決書中提到的“才能平平”、“逞能”、“炫才露己”詞語,也只是表明我對范曾藝術才華的不認同,而“虛偽”也是基于對范曾創作動機的質疑,聯系上下文,這些詞語至多只是極其普通的貶義詞語,根本不構成對范曾人格的侮辱。要說對人格的侮辱,范曾自己的文章《蝜蝂外傳——為黃永玉畫像》,文中攻擊黃永玉“毒戟般的心靈”、“靈魂陰詐”等惡毒語言那才是侵犯了黃永玉的名譽權,范曾可以隨意侮辱攻擊他人,難道別人就不能對他的作品進行正常評論批評嗎?范曾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記者:現在法院判您輸了,您還認為“流水線”作畫不是藝術嗎?

          郭慶祥:判定一件作品的藝術價值,不是法院能夠判決的。“流水線”作畫肯定不是藝術,和藝術無關。按正常的學術標準來定義:真正的藝術品一定是藝術家自身的情感、思想、時代精神以及創造力的體現。而范曾為代表的這種程式化、模式化“流水線”作業,這些作品是什么?說白了就是人工復印機式的千篇一律作品,一套熟練工的工匠產品,既沒有時代精神又沒有藝術價值,這些作品與藝術無關。如果在這起案件中我輸了,那便是“流水線作業”打敗了文藝批評,范曾現象將由此繼續下去,從而導致社會大眾審美缺失和偏離;也嚴重影響了我們的美術教育,扼殺了我們美院學生的藝術創造力。

          怒斥范曾是“當代漢奸”  是否會再次被告

          去年11月郭慶祥在北京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直斥范曾是“當代漢奸”,并刊發了相關文章。文章就文化藝術出版社出版的《范曾自述》中范曾對其岳父母(侵華日軍軍官因戰敗而自殺,并被供奉于靖國神社。)的介紹,而使得郭慶祥怒斥范曾是“當代漢奸”。

          郭慶祥一審被判敗訴,這起看上去僅僅是個文墨官司,起因也只是篇單純的藝術批評,然而他發表在《中國經營報》上的文章卻指斥范曾是“當代漢奸”,這或許更應該被范曾再次告上法庭。

          記者:您曾經在媒體上公開指責范曾是“當代漢奸”,這樣的言詞應該遠比“才能平平”、“逞能”、“炫才露己”更具“貶損性”。您就沒想過,范曾會再次將您告上法庭嗎?

          郭慶祥:我不知道你看沒看過《范曾自述》這本書,在書中的第45頁記錄了這樣一段文字,有一點良知的人讀了都會有我這樣的感受。書中有這么一段文字:“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宣布向中國無條件投降,人類歷史上最慘酷的一場殺戮告終。曾在日本國民中被謊言所掀起的“圣戰”熱情跌至冰川谷底,平民在瓦礫和廢墟中哭泣,而那些暴虐而剛愎的軍人們,則在沮喪和羞辱中切腹自盡。

          這一天在東北沈陽有一棟日軍長官們居住的樓房,在一陣轟天的火藥爆炸聲中坍塌,其中有幾十名軍官和太太們在烈焰中灰飛煙滅。他們是引決自裁,其死固輕如鴻毛,為中國人民所不齒,而在日本人看來,卻不失悲壯。他們的名字在今天日本的靖國神社中被供奉,其中有楠莉的父親和母親。”

          我個人認為,范曾是懷著崇敬的心情來介紹其岳父母的。對于那場給中華民族帶來巨大災難和傷痛的侵略戰爭,范曾在文中似乎以一個日本人的視角,以“悲壯”來形容那些戰犯之死的。這是對中國人民民族情感的嚴重傷害。范曾這種人格、國格盡喪的行為,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當代漢奸”!

          我不怕再次被告,因為我說的全部是事實。如果他再起訴我,希望范曾能拿出他岳父母被放在日本靖國神社證據,以及他以“悲壯”來形容那些戰犯之死的動機。

          一審判決給人留下思考

          上海文匯新民聯合報業集團的代理律師富敏榮在接受采訪時認為:一審判決混淆了文藝批評、學術爭鳴與名譽侵權的界限,而范曾狀告郭慶祥案的價值也正在于此。同時,公眾人物本身也有接受輿論監督的義務,批評家有文藝批評的權利。此前還沒有畫家狀告批評家的先例,此案挑明了藝術批評和名譽侵權的界限問題,會引起法律界和學術界的爭議。

          面對一審判決,富律師想到了發生在2006年的彭宇案。彭宇救了被撞的老太太,反而被老太太和家屬認為是肇事者,告上法庭后被判罰。同樣,如果郭慶祥這次輸了,那么今后人們寫藝術批評時就要認真考慮會否被告上法庭。本來社會上就對藝術界只說好話不說壞話的現象不滿意,這個案件之后,寫藝術批評就要更加出言謹慎了,那么,這對藝術創作是好是壞呢?

          郭慶祥認為,自己的文章是出于公心對藝術界一些心浮氣躁現象提出批評,一審判決嚴重影響了正常的文藝批評。我們這個時代需要和提倡有時代精神和情感的藝術作品和藝術家;我有一個公民的發言權,有文藝評論的權利,我會一如既往地用自己的觀點和方式繼續揭露和批判。(來源: 江南時報  記者:鄭文釗  曹辰)

        打印】【關閉
        合作網站
        支持媒體
        合作拍賣機構
        友情連接
        © 版權 《中國畫通鑒網》所有 陜ICP備06012175號   編輯郵箱:qiongyan09@163.com
        聯系電話: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聯系人:許 紅   
        香港马会内部免费资枓